您的位置: 首页 >> 云计算

狐本妖仙第三十九章相互残杀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1次

狐本妖仙 第三十九章 相互残杀

“有了一子傍身,在宫中才能活的长远。”

方韵见曲嫔尚在犹豫,便想法子不停的劝解着。

有一子傍身……

这话不假,有个孩子,无论做什么都有了个挂念。宫里没有爱情,却可以有亲情……生个孩子的话,自己的地位也可以更稳固……

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云烟,收了。”

曲嫔低声吩咐下去,云烟便赶忙迎了上来,将那装有药方和药丸的盒子给收了起来。

她的身子已然毁了,就算皇后这把是要算计,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嫔妾谢过娘娘。”

“你我在宫中存活,多得是身不由己……近日本宫也听闻,赵将军和许太傅立功卓著,皇上赏赐了不少好东西呢。”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

“皇后娘娘,后宫的女人向来不该过问前朝之事。您逾距了。”

逾距?

“曲嫔娘娘,咱们皇后主子说什么做什么,还轮不到您来指定对错。”

澜莺听了这话是气儿不打一处来,宫里人人皆知皇上皇后夫妻情深,连皇上对她这主子都小心疼着……如今这一个小小的嫔妃竟还敢指责起皇后娘娘了。

“澜莺,不得无礼。”

方韵训斥了一句,转而又露了笑脸看向了曲嫔,“你父亲这么多年为天朗做的贡献,皇上都看在眼里,虽未给你升位,但在这宫中,也未曾让你寂寞过。想来赵将军年轻之时,也曾只是个总军,这么多年摸爬滚打坐上了大将军之位,一路走来实属不易……和你的经历倒是颇为相似。”

“皇后娘娘拿我父亲出来溜,因为我们还要接待前来参观的民众怕是不太好吧。有什么话还请娘娘直说,涵之不喜欢拐弯儿抹角。”

皇后是拿自己当傻子吗?

曲嫔心里不快,但也不好说出来。只好如此般怼了回去。

想来父辈的事情,她从未掺和过。当年方大将军全家被屠一事,朝中上下都认定是父亲为了上位所为……可后来呢?还不是恒王奉了先皇之命才做的……朝中大将军不能一日无人,父亲这才忍痛上任……其实谁又知道,跟着方大将军生死战场多年,他又何尝不为方大将军的死难过呢?

世人表面夸父亲风光,背地里有多少人骂他白眼狼?她之所以对皇后敌意深重,也是害怕有朝一日皇后咽不下这口气,暗地里对父亲报复。

只是自己不争气,先是被芸妃断了后路……又多年不得晋升……就算自己再张狂,一个小小的嫔位,方市场报价维持不变韵这个皇后想要捏死,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本宫并无他意,曲嫔莫要误会,只是有感而发……你还年轻,不要像你父亲一样,几十年为人做牛做马,到头来还是被人辱骂。”

方韵笑的深沉,让曲嫔捉摸不透。

“本宫乏了,澜莺,送客吧。”

她没有给曲嫔多说一句话的机会,直直的让贴身婢女将曲嫔和云烟给送了出去。

“曲嫔娘娘,奴婢有句话还是要说,娘娘虽未入宫时是方家长女,可她为后这么些年,从未做过什么勾心斗角的事儿。为您谋子嗣,也是她作为天朗皇后,为后宫应做的事儿。还请曲嫔娘娘不要掺杂什么个人情感。”

澜莺送到了门口,还是没忍住说了这样的话。她实在是看不惯曲嫔那咄咄逼人的样子……她的主子明明是好心好意送生子秘方来着……

“本宫……”

“拢翠宫诸事繁琐,奴才便先告退了。”

曲嫔还未开口反驳,澜莺便找了个由头进了门,将她和云烟结结实实的给关在了门外。

未免欺人太甚……一个小婢女都敢和我叫板。

“扶我回宫,等我生了龙嗣……看谁还敢看轻我赵家。”

……

三日后。

恒王府。

“听闻明日便是皇后娘娘的寿宴。宫中上下都在准备了。”

兰姨给令逸安上了茶,如是说道。

“你说进宫查查那日的事,结果就查了这个回来?”

他吹了吹杯中的茶叶,很快便泛起了涟漪。似是他的心事一般,一旦被吹起了,就久久不能平静。

已经不少几日了,皇兄还是没有给自己解禁的意思……

到底要囚他多少时日呢。

如果找到了纵火真凶,那他便可安心度日了。倒不是因为怕皇兄与自己生了隔阂,不能给他如此般金银玉器的生活。而是怕皇兄迁怒陇南子民,迁怒清婉……

“我确实查到了一些。但是不敢妄言。”

哦?

令逸安看着了解到我县集贤镇新城村六组村民王芝娃家生活极为困难后兰姨,平日里沉着的她,今日竟也有些慌了。

方才她为自己上的茶,满满的都快要溢出来了,如此冒失,不像是她的作风。

“你与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他没有抬眼看向兰姨,倒是将目光定在了她的手上……兰姨原是宫里数一数二的绣女,绣工无双……如今为了母亲的遗愿,照顾自己十几年,这双手也变得苍老了。

兰姨都这样一把年纪了还要为自己操劳……令逸安一时间竟有些过意不去。

“我找到了原先在宫里与我一起照顾太妃,现如今在伺候皇上的几个老嬷嬷,起先她们都不愿意说……后来我将太妃交代我照顾你的事情拉出来说了一溜……她们才看在以往情分上向我透露了半分。”

“继续。”

他沉沉的应了一声。

“然后……听说那日的事情,是皇上一手安排的,她们让我回来一定要万分小心,不能让太妃的骨血相互残杀!”

兰姨说着,直直的便跪到了地上,这番话说出来后果有多严重她不会不知道,只是她怕不说,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皇兄一手安排的。

竟然是皇兄一手安排的。

令逸安狠狠的攥了攥拳头,心里暗暗怄气。

皇兄,我虽与你疏远了,但也未曾做出过什么伤害你的事情……你做你的天朗帝王,我做我的陇南王爷……互不干涉,为什么,你到头来还是要给我使绊……

“我要去找他。”

令逸安有些沉不住气了,脑门儿上的青筋全都气的暴起……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他一定要找皇兄问个清楚……这兄弟,他做还是不做!索性就把话都给说清楚!让他一个人在那金光熠熠的王位上孤独终老吧!

“等等!”

兰姨慌的起身,拦住了令逸安,“王爷,你理智些!如今你是在风口浪尖上的人……皇后娘娘的寿宴皇上都没下旨邀请,可见他一定不想见到你……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你们都是血脉相连的兄弟……”

“都做到这种地步了,还谈什么兄弟情谊?是他一手策划的,让我背上了纵火的罪名。是他将我软禁,连半分颜面都不曾给我留。这样的兄弟,要有何用?!不如我去问个清楚,好歹也死个痛快!”

死个痛快……

“不行!太妃嘱咐我千万要顾好你……你不能这样做……哪怕是为了太妃生前遗愿,答应兰姨,不要这么冲动好不好!”

她的语气带着哽咽,不由得想把所有的错都归结到自己身上。她想着,若当年自己能上心些……或许太妃就不会走的那么早……若能好好教导着这两个孩子,或许他们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都怪自己太无能……

“如若我不问清楚,等着被削官罚俸……老死在这个破地方吗?”

令逸安说着,眼里不知何时已经带了些泪花,“我少年时,没少为天朗立战功。多少次千钧一发之际都是我救的他!如今他做了皇帝,我有像三皇叔那样起过什么夺位之心吗?他的皇位坐不安稳,是他自己没本事,还算计到我头上来了?!”

轰隆隆!

天上忽然打了个响雷。

“快……快别说了……王爷,这话在这里说说也就算了,质疑皇上那可是死罪一条,纵使你是皇亲贵胄也会被毫不犹豫的处死……老天都生气了,咱们就且先忍忍,等这波风波过了去……兴许皇上就给你解禁了呢!”

兰姨见他似乎被自己的话有些打动,便继续说着,“皇上前些日子还在为你赐婚,想你早日成家,如今这般变故,你也仔细想想,是不是惹着他了……”

惹着他?

呵,可笑。

令桓宇让他做什么他没做?甚至为了查清令桓宇吩咐下来的暗娼一事自己得罪了不少人。懿王早就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就算是这样,他还是选择毫不犹豫的帮助皇兄……毕竟大家都是天朗子民……就算是不为兄弟情,为了和先皇的父子情,这也是他该做的……

所以,自个儿是惹着他什么了?兰姨竟还要帮着他说话……

“我做了什么,我心里清楚,他令桓宇心里也清楚。我为天朗做了这么多,自诩问心无愧。倒是他,害得手足相残,同室操戈,良心安宁过吗?!”

令逸安吼着。

轰隆!

冷不丁又是一个响雷。

“你听老天这声儿……一定也是不想让你们撕到这个份儿上……听我的,听兰姨的,咱们忍忍,等这波风波过去了,依着宇儿的性子,是一定会给你一个解释的……”

“依照他的性子?你知道他什么性子?你以为他还是那个年轻气盛的孩子吗?这么些年他为了坐稳王位,杀的人还少吗?他早就变了,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令桓宇了!”

轰隆!

轰隆隆!

雷一个接着一个的打,令逸安拼了命的抑制着自己的怒气,令桓宇,是你先不仁的……你若是敢伤害陇南子民分毫,那可就不要怪我……不义……

酒泉治疗男科方法
宁夏癫痫病专科医院
心肌梗死的治疗时间
老年人便秘可以治好吗
冠心病胸闷怎么缓解
康复科
Tags:
友情链接
重庆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