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云计算

代表绝弑苍穹第33章恭请大人

2020.09.17 来源: 浏览:1次

绝弑苍穹 第33章 恭请大人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不用凌家特别的做什么交代,凌炎所在的密室周围几十丈以内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待的住。

整个密室好像一个大的火炉一般,炽热的热浪一波接一波的不断的向外扩散,院中的大树跟草木都因此迅速枯萎,即便是凌睿跟三个长老的境界,站在几十丈之内,都感觉自己体内好像燃起了熊熊大火,从内向外被炙烤。

这是什么火焰,太恐怖了,天炎吗,不可能,祭炼师的玄武境界达不到一个高度不可能会有如此大的威力,难道是源火?更加的不肯能黄阶初级虽然可以通过修炼长期的修炼达到这个成都,但是凌炎的年纪不过才十几岁而已,就算是从娘胎里面就开始练,也不可能到这种威力。

最后种种猜测都被否决,几个人几乎同时想到了最为恐怖的一种祭炼师火焰,天源之火。

“家主,或许我们这一次真的有可能在淬祭大会上面狠狠地打击一下其他的家族啊,这竟然是天源之火。”凌鸿炽热的目光一diǎn也不比那从密室中散发出来的热浪温度低多少,激动的説道。

“对于这一diǎn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是你们一直只想请一位祭炼师只为了敷衍了事。”凌睿説完之后转身离去。

等凌睿走后,三长老凌远暮低声道:“大长老,你説我们这段时间的猜测是不是对的,这个神秘的祭炼师会不会是我们猜的那人?”

“我很想是他,也很想不是他,不管是不是,最好这永远都成为一个秘密,一旦揭开了真相,恐怕麻烦也会接踵而至啊!”凌鸿感叹道。

外面什么情况凌炎通过神识了解的十分清楚,三个长老的谈话,凌炎微微一笑,看来自己的身份一直都是一个最大的障碍,即便是凌家想接纳自己,恐怕因为外界的原因也是很难很难。

强大,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会把这一切的障碍全部扫除,只有自己强大到让障碍都感觉道无能为力的时候,自己才算是真正的成功。

三天的祭炼,从最初的不断失败,到后来的一次次成功,凌炎发现,对于控制粉色的火焰,已经得心应手,成功的几率已经达到了九成。

看着身边已经快要把自己埋掉的天材地宝废掉的残渣,凌炎无比的感慨,一个祭炼师的成功之路,不知道需要多少的灵药作为基础才能支撑起一个成功的祭炼师。

祭炼师还真是一个浪费钱的职业,想要成功就是要用钱来堆积起来。

第三天的晚上,凌炎停了下来,当看到在一旁酣然入睡的月妖儿的时候,凌炎彻底傻掉了。

这三天来自己已经完全把这个xiǎo丫头忘了,自己认为在这样的恐怖高温之下,月妖儿早就应该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去了,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一直就在自己的身边。

连凌睿那样的准强者境界都难以抵抗,这xiǎo丫头是怎么在这里待下来的?

凌炎不由得仔细的观察起酣睡中月妖儿,现在再看,凌炎总感觉月妖儿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至于到底是哪里发生了变化,凌炎看不出来,反正就是感觉有一些不一样了。

变得更加的妖媚了,更加的灵动了,尤其是露在外面的皮肤,显得更加的没有瑕疵白嫩了。

月妖儿突然睁开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凌炎:“炎哥哥我饿了。”

噗通,凌炎顿时感到天旋地转躺在了地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一睁眼就説饿了,养不起了,绝对养不起了。

月上枝头,月妖儿坐在房dǐng上大口大口的吃着凌炎给她的玄刃材料,好像饿死鬼投胎一样头都不带抬的,一通猛啃。

听着渗人的咀嚼之声,看着月空:“明天就是淬祭大会了,我一定要赢下这场不是比赛的比赛,我今后能不能踏上强者之路就看明天的了。”

凌炎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轻柔美丽的身影无声无息的融进了凌炎的脑海之中。

“我还以为明天才能见到你呢?”凌炎的脑海中,神识跟进入到自己身体的轻柔身影面对面站着。

“你好兴致啊,现在竟然学会有让女孩陪在自己的身边,这才几天啊,就开始学会了这个。”説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蓝莹儿,言语中竟然有些许的嗔怒之意。

这是祭炼师之间的神识交流,外人无法听到,也无法感觉到,月妖儿低头猛吃中只是微微一顿,怪异的看了看凌炎,又重新吃了起来。

“我也正在为这个犯愁呢,莫名其妙的捡了一个xiǎo丫头回来,还这么能吃,而且吃的东西还都这么让人肉疼,我都快养不起了。”凌炎无奈的説道。

“呵呵,这个女孩确实怪异,竟然吃这些东西。”蓝莹儿神色一变呵呵笑道:“肖家采买的那些人没有回来。”

“你是想他们回来呢,还是不想他们回来。”

“我也不知道,我就知道我不想淬祭,这太残忍了,更不想让你为难。”蓝莹儿低头把玩着自己的秀发説道。

“你觉得淬祭残忍我可以理解,毕竟既是一个女孩,但是你为什么要帮我,我十分想不通。”凌炎问出了自己最为疑惑的问题。

“我没有帮你,我是在帮我自己,你的境界太低了,我不能在你的体内待得时间太长,会对你造成伤害,你要记住,虽然肖家拿不出我需要的东西,但是我会通过别的方法来祭炼,毕竟我是代表的蓝氏家族,家族的面子不能丢,你明天要努力。”蓝莹儿道。

“放心,我会的,只是其他家族的祭炼师呢,我一diǎn信息都没有得到,他们都是什么情况。”

“这个你不用担心,淬祭大会之前任何家族的祭炼师都是要严格保密的,我们见面只是例外,但是这种分支家族的淬祭不会有超过黄阶中级的祭炼师参加,因为他们承受不了这种代价。”

“可是你不就是玄阶高级吗,肖家怎么请得起你。”

“不一样,我们这一次完全是受到了肖家宗族的邀请,所有的代价多事他们宗族负责,就因为他们在几年前重重的打击了凌家,所以这一次他们的宗族算是给与他们奖励。”蓝莹儿若有所指的抬头看了看凌炎。

“我明白了,谢谢你,莹儿,不管是什么原因,你帮我,我记下来。”凌炎脸色变得沉冷,正是因为自己三年前的出现才让肖家有了这次的资本,一切的事情都是因为自己,自己就是灾难的源头,一定要变这个情况,必须改变。

“凌炎,你要加油,我相信你。”声音越来越弱,最后蓝莹儿的身影消失,声音也随着消失在凌炎的脑海中。

凌炎也收起了自己的神识,疑惑不但没有揭开,反倒是更加的强烈,蓝氏家族这么强大的祭炼师消费者定做等4类商品不能无理由退货。而由于无理由退货并不是质量问题导致的退货家族,竟然要帮自己,凭什么,太让人难以理解了。

“哪位漂亮的xiǎo妞走了啊?”月妖儿xiǎo脸上又被摸得漆黑一片,正瞪着大眼睛撅着xiǎo嘴看着凌炎。

“我勒个擦,你想吓死我啊?”凌炎被凑在自己眼前的大眼睛吓了一跳,接着一愣:“你怎么知道刚才有人?”

“切,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你们祭炼师的神识交流吗?我以前……”月妖儿一捂嘴,感觉自己好像説错了什么。

“你以前什么,快説。”凌炎立刻意识到大有文章,正如自己所想的那样,月妖儿肯定大有来头。

“没有了,我是説,我以前就听説过,你刚才的样子就是神识交流的状态,哎呀不説了,我饿了,再给我diǎn吃的。”月妖儿晃动着的xiǎo蛮腰撒娇道。

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一个妖媚的女孩撒娇就是最厉害的武器,自己总不能刀架脖子上硬逼吧。

“当心吃成xiǎo猪。”凌炎又从储戒之内拿出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塞进月妖儿的怀里。

“才不会。”

一晚上的时间很短,又很长,凌炎在房dǐng上一直躺到了天亮,突然被月妖儿用力的摇晃之下猛然间坐了起来。

“怎么了农产品流通收费、农村中小学收费等开展检查。对不落实国家强农惠农富农政策、自立项目收费、超标准收费、不执行规定价格擅自涨价、隐蔽性乱涨价乱收费、不按规定明码标价、不执行涉农收费公示制度的价格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严肃查处。?”

月妖儿指了指下面,凌炎顺着看去,就看到密室的下方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每个人都是面色严峻,毕恭毕敬一言不发。

凌炎飞快的用黑袍把自己包裹起来跳下了房dǐng。

“恭请大人前往会场。”所有人在凌睿的带领下齐声喊道。

自己是没心没肺还是处事不惊?淬祭大会就在眼前了,自己怎么还能安然入睡,凌炎狠狠的甩了甩还在迷迷糊糊的脑袋。

“大人,我们该启程了,淬祭大会耽误不得。”凌睿道。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女性小腹部胀痛怎么了
福建可以买到复方鳖甲软肝片吗
治疗小儿呕吐吐奶溢乳的方法
Tags:
友情链接
重庆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