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世城第四百六十五章是它搭配

2020.06.02 来源: 浏览:0次

世城 第四百六十五章 是它

“其中一定有隐情吧!”

这时候,岛主姑娘左侧的布衣梦圆想象一下破解七男阵之后,大仙鹊带着那个大贼人远走而去的情景,猜测说。

“隐情?”

阿猛听后,脸表隐约现出一分疼痛的神色,微微扭动了一下靠得有些僵硬的身躯,反问一句,之后一边深深地追想,细细地联想,片刻工夫过后他也紧随梦圆徒弟而猜想:

“按说平日里敢于走过不独镇中不独街的街尾到达黄雾弥漫的沼泽地地带的常人几乎是没有的!而依照那么短暂的时间推定,大仙鹊即便再能飞,也不可能于短短的时间内飞回不独镇中找人医治好赵淑杰的重伤并使得其人欢蹦乱跳如初而随后又返回了沼泽地深处,还到达了纯澈黄澄的禁水边岸吧!那么,会有谁呢?谁还有如此的奇特能耐呢?那,那一切如果是真的,赵淑杰的重伤便一定不是等闲之人医治好的!”

“那还能是谁?总不能是那个大贼人左胸的重伤伤口自己愈合好了吧?况且刚才小女有听说,那个大贼人还失血过多,失了将近半身的血!这怎么讲,都讲不通啊!”

原本熟读许多医书的岛主姑娘清纯无邪的脸孔上红光柔润,润内细泽,却是往极大里睁一睁眼睛,微皱一皱白嫩的额头,如何都想不明白。

“除非,那也只有,啊……我,我隐约里想到了,是它,莫非是它?不会……但也最有可能!”

阿猛眼睛往小里极度觑觑着,思绪向远方遥望飘扬着,忽地一念之转飘飞到遥远的西方仙鸟寨地带,他眼前随即猛然间浮现出昔日里承载着威武无限的赵寨主赵成仙整天内在仙鸟寨树林间以及仙人谷上空里浮飞过往的那只墨黑色大仙鹊,还浮现出大仙鹊身后紧紧跟随着的五颜六色千万种形态的美丽飞鸟,他之后突然间大胆猜定:

“是仙鹊!”

“仙鹊?”

顿时,其余人包括糊涂天使们一同诧异。

“怎么可能?一只破鸟儿,如何医治得了非同一般的致命伤口?”

清纯无邪的岛主姑娘红润细泽的脸蛋儿上分明显现出惊到苦涩的表情。

“这,这个可能性似乎不是很大吧?”

李文芸虽然是对那只墨黑色大仙鹊有过一些了解,也知道它很厉害,但一时之内怎么也想不出它医治那个土叫花子的法子来。

“那个,那个并不是一只简单的大鸟儿!在我追随赵成仙去往仙鸟寨的那几年岁月里,给我的印象中,大仙鹊是整个仙鸟寨内最神秘的东西了!因为关于它的一切,我一直都没能看明白。”

阿猛回想着,述说着,明显变得忧虑了。

“那个大鸟儿瞅上去确实好像会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奇!”

拥有最大洁白羽毛天使翅膀的大糊涂也追忆一下自己所见的那次在沼泽地深处墨黑色的大仙鹊与债管、无须木人等等交战的时候所发挥出的神力、鹊丹,特别确认一声。

“反正当时咱们亲见的那一刻,黄澄禁水对岸的边际处除了那个赵淑杰外,也就只有仙鹊存在了!”

脑袋上部圆、下巴尖的那个布衣圆梦趋向于支持自己的师傅。

“不管怎样吧,反正那个大贼人他已经伤势痊愈了!他未来一定还会继续为非作歹。上一次我没能与他同归于尽,是由于我们两人都各有侥幸吧,都逢死重生,也许这就是命!来日,我们定会再有一战的!因为即便那个大贼人他不会再来不月岛地带闹事了,我也一定会主动到达阵王城,去找他算账的!”

最后,阿猛转头望一眼满屋子里面与此同时的所有人、所有糊涂天使脸表的诧异神情,他转移了话题,同时表达自己坚定的决心。

“我们誓死都会追随师傅左右,助师傅您早日打败那个大贼人!”

接下去,圆梦和梦圆两个布衣徒弟不约而同地发奋出声。

“只是,只是一直看不出来,我身前的这位貌美如花的莹莹姑娘不但天性善良,而且还懂得不同寻常的医术,精通医伤救人。”

当表达出自己心中的大仇怨,听了自己两个布衣徒弟口声一致的追随声音后,阿猛觑觑眼睛转移视线,聚精会神地凝望身旁的曲裾衣装清纯岛主姑娘片久,忽地赞美起来。

“啊,猛哥哥您过奖了。事实上,在我很小的时候,在我初到这个不月岛地方还没有多久的日子,还没过上几天好生活,就被我娘逼迫着天天憋在书房里读书。我娘也是自从带着我来到这个遥远荒凉的岛中起,对我的管教开始无比严格,甚至不容许我她怕这样会影响到孩子做任何一丝她认为错误的事情。但是,我对我娘规定的读书内容真的不感兴趣,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都是勉强做着样子,应付她。而且,小时候的我根本就不懂得我娘的遭遇,也自然不能明白她的心思。直到有一天,有一天夜晚,那个夜晚里我依旧安静地坐在书房中,书桌前摆放着枯燥无味的厚厚一大摞书籍,趴桌子瞌睡的时候,突然间我的爹爹声音特别轻弱地推开房门进入。当时我还在瞌睡之中,但当我终于感觉到有身影缓慢地向我走近的一刻,我猛地害怕而惊醒,害怕是我娘走入了书房里过来惩罚我!可是,可是那一夜我从瞌睡中懒洋洋地醒来抬头后却发现,发现自己眼前的情景完全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我爹爹的脚步仍然缓慢至极,而且在油灯光亮的照射下,我爹爹的眼中明显闪着泪光,我爹爹的怀中稳稳地抱着我垂死的娘亲!

那一刻,我被彻底震惊了!那一夜,是我一生里最伤痛难忘的时间,那一夜我不眠!在那个铭刻于心的夜晚,我亲眼看着自己的娘亲满身伤痕,痛苦挣扎,直至她生命的最后一瞬,我都束手无策。

那个晚上过后,我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接下去的日子里,我几乎每天止不住地回忆我娘活着的日子里的严厉面容,回想她对我的每一次严厉教诲,严格管教,我好痛心!(未完待续。)

济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益气养阴吃什么药最好
承德妇科专科医院
宜宾治疗白癜风医院
小儿厌食吃些什么
腿部拉韧带方法
Tags:
友情链接
重庆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