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我的手机连接游戏仓库第五十八章如果是假的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的连接游戏仓库 第五十八章 如果是假的呢

这次的古董书画鉴赏会,只算是一个私人性质的交流会,大家互相交流藏品,自然没那么多讲究,场面随意地很。

毕竟能拿到请柬进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太多规矩反而不大合适。

此次鉴赏会采取的模式有些特别,是以物换物的形式,感觉像是回到了原始时代一样。

会所大厅中间,摆上长长一排长方实现了编制工作 ……(未完形桌子上铺红布,人群分作两方,各自占据一个位置,跟摆摊卖东西差不多。

规则很简单,比方说,张三看上了李四的元青花尿壶,准备拿自己祖传三百年的乾隆皇帝的痰盂来换,两人如果达成意见一致,那么就可以在鉴赏会的公证人的见证下,完成这次交易,并且事后不得反悔。

咳咳,只是举个栗子,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奇葩藏品,请大家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周鑫鑫这次带来的,是一个清代的玉扳指,料子跟做工都不错,他看上的是一件造型古朴的龙形玉佩,跟那个卖家磨了好久,并且答应了某些不可告人的好处,两人终于达成一致。

看他们两个一个笑得比一个猥琐,陈正谦在心里恶意地揣测,莫非他们私底下进行了肮脏的PY交易?

拿到玉佩的周鑫鑫兴高采烈地回到陈正谦身边,兴奋地向陈正谦展示他的战利品。然后好奇地问:“你不是说带了东西来吗,怎么还不拿出来?很期待哦!”

陈正谦翻个白眼:“急什么,我都没看到什么喜欢的东西,拿出来又有什么用。等看到能看上眼的,再拿出来也不迟啊。”

周鑫鑫无言以对:“说得好像你拿出来别人就会跟你换一样。”

陈正谦笑了笑不说话,他还真有这个信心。一件不换,那两件总肯换吧?

正想着,忽然前面引起了不小的动静,似乎出现了某些不得了的东西。

周鑫鑫使了个眼色:“走,去看看去?”

陈正谦没有不应允的道理。看热闹是国人的天性,这不算是什么陋习。

两人走到人群围观的地方一看,站在中间得意洋洋地大声炫耀的那个,不正是梁明龙那家伙么?

陈正谦跟周鑫鑫面面相觑,脸色古怪。拉住旁边一个人问了问情况,才知道梁明龙这小子不知道走了什么运,居然被他搜罗到了一幅唐代卢楞伽的《六尊者像》以外的,新的一幅画卷——《宾度罗跋罗堕尊者像》。

说起这位卢楞伽,可能大家都不熟悉。但是要说起他的老师,估计很多人都听说过这个名字。他的从业老师,就是大名鼎鼎的画圣吴道子!

后人评价他的画作,画风细致,咫尺间山水寥廓,形象精备。而且卢楞伽尤其擅画佛像、经变,画过许多壁画。肃宗乾元初如果有幸在转载中保留了你的链接(758)在成都大圣慈寺,曾画《行道高僧像》数堵,并获得了颜真卿的题字,时称“二绝”。

而在长安庄可前两天吃饭时的经历严寺壁画神像,极臻微妙,为吴道子所见,惊叹说:“此子笔力,常时不及我,今乃相类,是子也,精爽尽于此矣。”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只名不经传的大牛级别的人物啊。可惜就是不怎么出名。

而他的传世作品其实不多,包括《渡水僧图》,现藏RB大阪市立美术馆。

还有《六尊者像册》,系《十八罗汉图》之部分,绢本,设色,纵30厘米,横53厘米,用笔流畅细润,现藏故宫博物院。

而梁明龙宣称自己找到的这一幅画,就是《十八罗汉图》当中的第一幅——《宾度罗跋罗堕尊者像》。如果确认是真迹的话,搞不好还真让他借此机会,扬名立万了呢。

这不就是他梁大公子最想要的局面么,对他来说可是极为长脸的一件事情。可惜陈正谦不想让他如愿。

站在陈正谦的角度,这位梁大少跟周鑫鑫矛盾不小,难以调和,估计陈正谦是没机会跟他成为朋友的了,而他本人也不想跟这种货色成为朋友,所以只能成为对手了。

看到对手高兴,不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所以陈正谦打定主意,不想让他称心如意。

周鑫鑫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刚才换到玉佩的愉悦心情,瞬间消失不见。

如果这幅画卷被证实是真迹的话,那对他来说,可不算什么好消息。同样,他也不想看到梁明龙那小王八蛋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样子。

“画得倒是挺不错的。”

陈正谦看着那副《宾度罗跋罗堕尊者像》,不置可否地说。

人群中,梁明龙得意洋洋地向别人展示他带来的这幅画作,身边两个老头子围着他团团转,恨不得将他手上那副画抢过来仔细研究。那两位都是主办方请来的鉴定大拿。

“你还有心思说这个。”周鑫鑫没好气地说。

陈正谦失笑:“为什么没有心情?就因为他拿了副不知道真假的画出来?”

“难道还会有假不成?他梁明龙虽然是蠢了点,但还没蠢到这种地步吧?”周鑫鑫皱眉想了很久,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陈正谦摇摇头:“为什么不能是假的?就算是鉴定大师,也肯定有看走眼的时候。”

听他这么一说,周鑫鑫顿时眼睛一亮:“莫非你看出什么不妥了?”

陈正谦无语:“你太高估我了,我对鉴宝可是一窍不通的。”

周鑫鑫就纳闷了:“那你说这话,到底几个意思啊?”

陈正谦耐心解释:“我说他是假的,他就是假的。虽然我不会看,但是恰好,我知道真正的《宾度罗跋罗堕尊者像》在哪里。”

“你说真的?”周鑫鑫听了很是激动。

激动之下,声音未免就大了一些,被人群中的梁明龙听到了。

梁明龙看过来,还故意大声打招呼:“周公子,听说你对古董书画挺有研究的,要不你来帮我看看?”

他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周鑫鑫极其不痛快的表情了,这种感觉让他飘飘然。

周鑫鑫有心怒斥回去,却又踌躇不定。但是当他看到陈正谦坚定的眼神,他顿时挺直腰板,反驳道:“都还没鉴定出是不是真迹呢,你得意什么!万一是假的,可就打脸了,到时你可不要哭鼻子才好!”

梁明龙失笑:“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会是假货,这可是我千辛万苦才弄到的!”

“说不定,它真是假货呢?”一直站在周鑫鑫旁边的陈正谦突然开口道。

梁明龙看向陈正谦,脸色阴沉不定:“这位朋友,你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看到梁大公子这么高兴,我忽然想起,前段时间有人送了一幅一模一样的画作给我,跟我说是画圣吴道子的徒弟的作品,我当时没怎么在意。恰好今天顺便带了过来,要不,我们让专家来评评,到底谁的是真迹,谁的是赝品吧,如何?”

陈正谦面带笑容说完这句话,围观人群顿时炸了。

就连周鑫鑫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陈正谦居然会这么说,这未免太过武断了吧。

不过转念一想,又释然了,原来是真品在他手里。也只有这样,他才会这么有把握。

梁明龙死死地盯着陈正谦,牙齿咬得咔咔作响——

不知为何,他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谢谢书友“醉笔V”帮忙发的红包,非常感谢!还有创世那边名叫“吸血鬼”的朋友的打赏,也谢谢你!】

石家庄包皮过长治疗费用多少钱
武汉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治疗妇科
Tags:
友情链接
重庆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