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我名白起第九章秦王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名白起 第九章 秦王

“快!快!去禀告大王,他醒了。”大秦,咸阳城,一处宫殿之中,几名身着玄衣的宦者,乱作一团,慌张地说道。

而候在门外的小黄门听到诸老公的声音,“哦”了一声就急忙跑开报信去了。

不久之后,便有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来到此处宫室。

为首之人身着黑色裘毛大氂,相貌威严,头戴十二珠旒,颌下蓄有短须。

“王上。”那些个宦者见着来人,便忙不迭地下跪叩拜道。

“起身!”

秦王稷虚抬一手,叫此人起来,并一把将其拉住,边走别说道:“那人现在如何了?”

那宦官顿时一惊,惊喜之色溢于言表,不过终究还是没有怠慢,立刻回答道:“回王上,此人从寅时就醒了,一直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只是盯着墙角发呆。”

秦王稷点点头,说道:“天降奇人,必有奇SMM评论:欧央行救市预期升温。恰逢本周欧央行和美联储议息会议特之处。还有多远?”

宦者恭声说道:“就在椒兰殿上,穰侯正看着他呢。”

秦王稷听闻穰侯也在,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

椒兰殿上,数十名甲士披坚持锐,严阵以待地包围着中间一人。

那人穿着一身破旧的青衣,蓬头垢面,看不清多大岁数。此人双目无神地盯着脚下发呆,模样看上去与大秦天下乡间一田舍翁并无甚差别。

但在场之人全都不敢小瞧与他,因为眼前之人才刚刚在新城葬送了秦魏双方数万兵马。

穰侯魏冉上前一步想看清此人面目,却被手下的人给拦住了。

“君侯小心,此人神异,太过靠前恐有不测。”

魏冉闻言却是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对于此人的描述,多为手下之人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误,夸张罢了。

怎可能有人能瞬间杀死数万精锐?即便是天上的仙人也怕是难以办到。

魏冉一阵嗤笑,正想呵斥此人,忽然,听闻殿外传来一阵骚动。

“大王驾到!”

“臣等恭迎王上!”椒兰殿中所有人都向秦王稷跪拜,唯有穰侯还站着,只是拱手而已。

“平身吧!”秦王稷摆摆手,示意众人平身,对于穰侯见君不拜,仿佛毫不在意。

“这便是那天降之人?”

秦王稷躬着身子打量着那名神秘男子,然后回头说道:“寡人也没看出什么有稀奇之处啊?”

穰侯魏冉拱手说道:“王上,臣也以为此子并无特殊之处,乃是下属为避覆师之罪,故意扯的幌子罢了,还请大王将此人与献此之人并斩之,以谢天下。”

秦王稷皱皱眉,随后淡淡地说道:“舅舅啊,身为宰辅当有容人之心,你又如何知其为伪?”

魏冉听罢,按剑而上,剑眉竖起,说道:“是与不是,待臣试过便知。”说着抽出剑,就要朝神秘男子走去。

秦王稷连忙拉住魏冉,叹了口气,“算了,舅舅,还是寡人来试吧。”

穰侯回头淡淡地看着秦王稷,良久,才收剑入鞘,作了个‘请’的姿势,说道:“大王请。”

秦王稷慢慢走到神秘男子的身旁,然后那名男子仿佛将眼前之人当做空气一般,看也不看一眼。

饶是如此,周围的侍卫们也是紧张得不行,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人,搭在剑柄上的手掌已经捏出热汗,随时准备拔剑而上。

依据秦律,主君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他们这群做侍卫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跑不掉,都得掉脑袋。

不光如此,连自己的家人亲属也得受到连坐,全部都得沦为最低等的隶臣妾。所以他们马虎不得。

幸好,那名神秘男子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不过侍卫们也不敢大意。

秦王稷围着那男子走了数遭,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开口说道:“阁下如何称呼?”

男子默然不语。

秦王也不气恼,继续问道:“妖邪?”

男子无言。

“鬼魅?”

……

“还是,仙人?”

听到‘仙人’二字,男子无神的双目之中终于有了些神采,嘴唇微微张合了几下,但还是没发出声来。

但相信这样一件装备的诞生 秦王见此人反应,自度猜得所差无几。

于是,秦王自顾说着:“不知阁下仙乡何处?降临我大秦所为何事?”

“咳,咳。”男子轻咳了两下,沙哑的声音传到众人的耳中。

不知为何,众人都仿佛从这声音中听出一种沧桑的味道,但眼前之人目测也不过三十余岁而已。

秦王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惊喜。

“你,知道仙人?”男子的头依旧深深地埋着,但众人都清楚,就是这男子在说话。

“寡人如何不知,虽然仙人自周以来便很少临凡,但寡人还是知道有仙存世的。”秦王稷点点头。

“那,什么是仙?”男子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什么是仙?

秦王一愣,沉思片刻,作出了自己回答,“与天同寿者便是仙,自在不朽者便是仙,翻手之间有移山填海之能者,便是仙。”

“这就是‘仙’?”

不料男子听了秦王稷的话,却冷笑不止,“狗屁的仙!”

男子情绪激动了起来,抬起头来嘶吼道:“他们算个鸟的仙!一群蠹虫!”男子脸庞狰狞无比!

“保护王上!”众侍卫大惊,连忙抽剑上前,将秦王护在身后,虎视眈眈地看着男子。

此时众人才看清男子的真面目,一张还算清秀的脸庞,估摸着岁数绝对不超过三十岁,只是眼中的怒意太过明显,让整张面目有些狰狞。

“住手!休得放肆!”此时秦王大喝一声,一把将身边的侍卫推开。

“王上?”那名被推开的侍卫眼神中有些无辜,您推我干嘛?你这样,我们这些做侍卫的很终于崩盘。 全场比赛难做啊!

秦王稷根本不理会那名侍卫怨念的眼神,径直向前走来。

“你们都出去。”秦王淡淡地说道,但语气却是不容质疑。

“王上!”众人大惊,但见秦王态度坚决,不得已只好慢慢退出殿中。

“舅舅,你也出去。”秦王稷瞥了一眼魏冉,说道。

“这?”魏冉一愣,没想到连自己都要回避!

“出去。”

“是!”魏冉心中凛然,拱了拱手,无奈地退了出去。

一时间,整个殿中就只剩下秦王稷与那名神秘男子。

秦王自有自己的思忖。

听此人话中之意,他见过仙人!而且还和那些仙人不对付,说不定也是一名仙人级别的人物,因而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何况,他还有个想法。

秦王走到男子面前,慢慢蹲下,面对面看着男子,缓缓地说道:“既然阁下也厌仙,那,敢问阁下可愿助我大秦?”

“助你?大秦?”男子问道。

“对,助我大秦!”秦王正色道。

男子盯着秦王看了半晌,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我为何要助你?难不成凭你也厌仙?”

秦王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大秦不是厌仙,而是。”

“欲!反!天!”

男子闻言,瞳孔顿时一缩!楞在当场,不过随即爆发了一阵更剧烈的狂笑。

“哈哈哈哈哈!反天?反天!就凭你?”笑道最后,男子竟从地上一跃而起,指着秦王怒骂道。

连两位姑姑都被‘天’玩弄于鼓掌之中。反天?就凭你?一个人间帝王?

秦王稷脸色如常,缓缓说道:“不错,就凭我!也凭这整个大秦!”他目光坚定,眼神灼灼地看着男子。

不知怎么地,男子从秦王眼中仿佛看到了青离姑姑离别时的目光,坚毅而郑重。

他的手指慢慢垂下,半晌无语。

“好吧,我答应你了。”男子低声说道,心中却是惆怅无比。反天?呵呵,姑姑们没办到的事,他又怎能办到?

也许正是秦王眼中的坚定打动了他吧?想着想着,他也觉得无赖得紧,转身想走。

“阁下请留步!”秦王的声音传至男子的耳间,他顿时停下了脚步。

男子微微回首,瞥了秦王一眼,淡淡地问道:“还有何事?”

只见秦王微微笑道:“当日阁下降临新城之时,神威盖世,当场便震杀了寡人三万大军。”

男子轻“哦”了一声,好像还真有这事,但他心中并无甚歉意。

然后秦王继续说道:“其中还包括寡人的心腹爱将白起。”

“白起!!?”男子为之一愕。

咸阳治疗白癜风
石家庄治疗人流
碧凯药业保妇康栓价格
Tags:
友情链接
重庆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