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我是明朝一小神第七百八十二章清君侧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是明朝一小神 第七百八十二章 清君侧

这部电影从胶片转为数字3D版本经过重新调色和配音后重登大银幕“如今阉狗当朝,奸佞横行,致使天下动荡不安,我等前来,是请皇上诛杀奸佞,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一个武官走了出来,一拱手大声的开口说道。

此人说的义正言辞,但每一个字,就像是惊雷一样在所有人的心头响起。坏大事了,这些人竟然想要玩清君侧。

清君侧,这说起来轻飘飘的三个字,但每一次的清君侧,就代表着流血和屠杀。难不成皇帝身边的都是奸佞?这也不尽然吧,而且是忠是奸,还不是凭你上下嘴皮子一磕。

眼下这些参加祭天的,都是朝廷的重臣,若是真要清君侧,他们这些人大半都得受到央及,最简单也是一个罢官回家的下场。

“胡闹,简直就是瞎胡闹,是谁让你们来的?”杨廷和的脸上铁青一片,这些人的背后肯定是有人在操控,不然各地的卫所怎么会联合到一起?

“此事……杨大人就不要问了,问的多了,没有好处。来人,去捉拿江彬、张永等人。”那为首的青年武官微微一笑,看了看杨廷和,轻声的说道。因为杨慎也参与了此事,他不可能对杨廷和态度过于恶劣。

杨廷和沉着个脸,却没有再说话,因为他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几乎已经无可挽留了。而且,这些人是要捉拿江彬、张永的,这二人的名声并不好,如果自己此刻开口,怕是也会被戴上一顶奸佞的帽子。他向来爱惜名声,自然选择了闭口不言。

看着杨廷和没有说话,那武官的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位的身份比较敏感,他也不想动强。既然对方肯配合,那就再好不过了。

杨廷和都不开口了,其余的百官自然也做鸵鸟状,一个个缄默不言,做出了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甚至于那些朱厚照的嫡系,都在观望。

朱厚照站在天坛之上,看着眼前的数万军队,按理来说,他本该愤怒才是。但事到如今,他的心里却一丝波澜都没有,甚至还有些想笑。

皇位,又是皇位,宁王想要皇位,现在又有人想要这个位置了,真当这个位置坐了很舒心么?

“是兴献王让你们来的么?”朱厚照面上没有丝毫的波动,大声的开口说道。反正他也是将死之人了,心中无所畏惧。

他这话一出,那青年武官的面色就有些不自然。清君侧之事,毕竟不光彩,兴王为了避嫌,并未直接出面。只等尘埃落定之后,众大臣再以立贤的名义迎立新帝,这样就再好不过了。但现在却被朱比亚迪的经营状况和股价都出现了过山车式的剧烈震荡厚照一口拆穿,让他有一种阴谋被洞察的感觉。

“此事是我等自行决议,与任何人无关。”那青年武官面上扯开一个笑容,努力的平稳自己的语气,想要不表现出任何的破绽来。

“胡说八道。”朱厚照看着来人的面庞,心里头觉得无比厌恶,直接刘姓负责人说张口骂了一句。

那武官的面皮扯了扯,显得有些难堪,但旋即,他的心里就腾的升起了一丝怒火。他如今就是来拉你这个皇帝下马的,待过了几日,你估计连小命都保不住了。

“来人,请皇上下去休息,皇上累了。”他大喝了一声,对着身边的士兵喊道。那些士兵略微一犹豫,便往台阶上跑去。

边上的那些大臣,不少人露出了犹豫之色,不知道要不要冲出去保护皇上。

而就在他们犹豫的当口,一个声音如同雷霆一般响彻,“皇帝乃九五之尊,上天之子,岂容尔等冒犯!”

众人一惊,猛然抬头,便看到一道紫色的身影,自远处飞掠而来。一息之前还在远处,一息之后,便已经站立在了天坛之上。

哗!

整个场面一片哗然,不少人只觉得自己以往的观念都受到了冲击。他们看到了什么,一个人在天上飞?这就像一个还处于刀耕火种时期的土著,陡然遇到了拿着枪炮的大明士兵一样,这种冲击无疑是巨大的。

张宗演此刻的形象着实是骇人,身体枯瘦如骷髅,瞳孔之中燃烧着火光,身上的气势磅礴雄浑,震荡的衣袍猎猎作响,仿佛是神仙妖魔一般。

“这是什么东西!”那青年武官也是吓了一跳,他并非是兴王的嫡系,对于超凡的世界并不了解,他如今看到这么怪异一个人,心里头也在打鼓。

“今日谁敢放肆,休怪老道我大开杀戒。”张宗演的眼神之中满是冰冷的杀意,他所看到的东西,远远比寻常人要长远。眼前的这些士兵从表面上看是为了清君侧,实际上,他们也不过是棋子,最终的目的不过是想要打断祭天而已。

对于兴王来说,早几天当上皇帝还是晚几天当上皇帝都没有任何区别,反正朱厚照龙气受损,已经命不久矣了,他犯不着冒险进行清君侧。所以,张宗演敢肯定这次的清君侧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对付他和方洪。

一般祭天的时间都在冬至,这次却改在了二月初八,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次祭天有猫腻,兴王不傻,相反还很聪明,自然应该知道怎么做。

只要破坏掉这次的祭天,方洪和张宗演将输的干干净净。

“不过,你却不知道,老道我也是早有准备。”张宗演看着面前黑压压的军队,心中冷笑了一声。祭天之事过于重大,岂能不防着一手,他也藏有底牌,就等着跟给对手来一记狠的呢。

“杀了他!”青年武官大喝了一声,对着身边的士兵喊道。虽然对方看上去怪异了一点,但

他们这里又数万人呢,就算堆也将其堆死了,他还不信了,对方一个人还能打败他们这么多人不成?

“既然你们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今日我又开了数座神藏,正好拿你们试试拳头。”张宗演大笑了一声,整个人直接纵越而出,呼吸间跨越了数十丈的距离。

“轰。”他的双脚踩在地下,似乎整个大地都在震动,不少身体较弱的官员,甚至都东倒西歪,站立不稳。

在场的众人目露骇然,这还是人么?怎么可能这么强大,简直就是一头怪兽。

长沙卵巢炎治疗费用
疑似胸腺瘤门诊患者复查
天津治疗白癜风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重庆物联网